“信师”“弘法”弃教鞭 “圆满”“接引”入深渊

来源:中国反邪教网 作者:侯春霄
时间:2020年10月16日 14:13
下载

郑启兰死了,她到死都坚信“师父”会来“接引”自己。

那是在2013年7月15日的中午。当时,身体已经极度虚弱的她仍然在打坐练功,练着练着,突然吐出一口鲜血,接着就昏厥过去,从此便再也没能苏醒过来。

如果“修炼大法”真的能够“通灵”、真的能够“出功能”,那么,也只能说“通灵”就是被“接引”去另一个世界,但这个世界绝不是“师父”胡诌的“遍地都是黄金的世界”;而所谓的“出功能”,也不过就是赤裸裸的精神控制!

郑启兰是四川省郫县唐元镇沙河村村民,出生于1953年4月4日,1970年高中毕业后回到村里,经过考试,成为一名光荣的小学教师。当初,郑启兰的生活是相当令乡邻们羡慕的,故此,在她死后,人们不无感慨地说:“她如果不痴迷于‘法轮功’,有病去医院,继续从事教育工作的话,她的家庭应该是一个很幸福美满的家庭。”

由此,乡亲们得出这样的结论:“‘练功’啊!真的害人不浅……”

郑启兰的不幸始自于1994年春天,最初是因为她摊上了一个“好邻居”。她的邻居王亨贵是一个“法轮功”痴迷者,天天鼓动大家习练“法轮功”。出于好奇,身为教师的郑启兰竟也糊里糊涂地加入到练功者的行列。

王亨贵当时是“法轮功”唐元辅导站站长。他坚信李洪志的“消业说”,2007年10月,因患高血压拒医拒药而半身瘫痪。到了2014年9月,最终在“师父”的“法身保护”下不治而亡。受其影响,其妻李玉华也是一个“法轮功”痴迷者,而悲惨的结局同他如出一辙,也是因患心脏病拒医拒药而早早离开了人世。

据郑启兰的邻居张庆华回忆:郑启兰习练“法轮功”之后,渐渐由浅入深,由最初的跟随别人练功进入到在练功的同时坚持“学法”。她从王亨贵那里拿了不少“法轮功”“讲法”光碟,回到家就一边看一边“悟”。再往后,她又从王亨贵处拿到更多的“法轮功”宣传材料,还有一些“护身符”什么的。这些宣传材料和荒诞不经的“护身符”,都是郑启兰自己掏钱买的。“法轮功”邪教组织看中了郑启兰小学教师的身份,想借助她在当地的影响力扩大“大法”的影响,以蛊惑更多不明真相的人加入到练功、“学法”者的行列中来。

经“法轮功”歪理邪说洗脑,郑启兰的思想逐渐走向痴迷,也像她的“领路人”那样,怀着一颗被邪教思想严重污染的心,试图把更多的人拉进练功、“学法”者的行列。她向乡邻们宣传过“大法”,也向同事们宣扬过练功的“好处”。更有甚者,她竟然像“师父”办班“传功”时那样,坐在讲台上向童心稚嫩的学生灌输“法轮功”歪理邪说。到后来,为了“上层次”、求“圆满”,终于放弃曾经热爱的教育事业,丢下孩子们外出“弘法”。

由于长期的打坐练功,再加上外出“弘法”所带来的饮食没有规律,郑启兰得了严重的胃病。面对纠缠于身的病魔,郑启兰没有以科学的态度看待,更没有及时去医院检查、治疗,而是依据“师父”在“经文”里兜售的所谓“消业说”,对生病做出毫无科学依据的曲解。她坚持不去医院,坚持不打针、不吃药,说生病是“师父”对练功人的考验,是“师父”在帮着自己“消业”,这一关过去了,自己就能“上层次”,离“圆满”也就更近了一步。她认为自己到处“弘法”是在“救人”,“师父”的“法身”会保佑自己平安无事。

郑启兰的邻居杨世芬说:看到郑启兰忍受病痛折磨的样子,大家非常同情,都劝她到医院检查一下身体。邻居们对郑启兰说:你自己都病成这个样子,还怎么去“救人”哪!就是这样,郑启兰仍然没有忘记“弘法”,坚称这是“师父”的“法身”在给自己“清理身体”,说自己的“修炼”马上就要“圆满”,“师父”这就要来“接引”自己。说这些话时,郑启兰摆出的是一副“炼功人”的姿态,认为邻居们都是“常人”,不懂“大法弟子”的生活。郑启兰把“师父”李洪志的画像放在院子里,在画像前摆上供品,恭恭敬敬的对着画像打坐练功,有时连续一、两天都不吃一点东西,痴痴地企盼着“师父”来把她“接走”。

郑启兰带着一身病,骑着自行车到处宣传“法轮功”。大家劝她不要再“修炼”下去,赶紧去医院看病,她却说“法轮功”是好功,还反过来动员人家跟她一起“修炼”。如今,当邻居们痛心的回忆起她当初的痴迷,依然感觉她带病高呼“法轮功”反宣口号的情景犹在眼前。据张庆华回忆:这样过了几年,郑启兰的胃病越来越厉害,家人多次劝她去医院检查、治疗,然而,因为头脑中充斥着所谓的“法理”,她却做出令人无法理喻的反应。她责怪亲人们耽误了她的“修炼”,说吃药打针会受到“师父”的惩罚,还说正是因为家人们的阻挡,才使得她迟迟不能修成“正果”,并且,依然坚持认为“师父”正在给她“清理身体”,也很快便会来“接引”她。家人们又生气又无奈,儿子气的离家去攀枝花打工,丈夫跟她离了婚,儿媳则艰难地独自带着孩子在当地一家超市打工。

随着痴迷程度的不断加深,郑启兰的病情越来越严重;而病情越重,她对“师父”和“大法”的依赖感就越强。她在家对着“师父”的画像虔诚的打坐练功,为了能够静下心来,常常数日不动烟火,因此,又添上不断的咳嗽,还时常咳出血来。据杨世芬回忆,有一次,郑启兰在家练着练着就昏迷过去,邻居们赶紧安排如何送她去医院。这时,她醒了过来,第一句话却是:“我又练了一个小周天,要‘上层次’了!”还说“师父”说她经受了命运的考验,要她此时千万不能放弃“修炼”,否则的话,十几年的“功力”就全废了。并且仍然宣称自己就要“圆满”,“师父”马上就要来接她。

到后来,郑启兰又添上了便血,而这严重的病患不但没能使她清醒,反倒成了她“弘法”的依据。她宣称这就是“师父”所说的“黑糊糊的业力”,现在终于被“师父”的“法身”给清理出来了。

邻居们说,郑启兰是在痛苦中死去的。说起她曾经的美丽,说起她曾经的痴迷,大家对坑人害人的邪教“法轮功”表现出极大的愤慨,一致认为:没有“法轮功”便没有郑启兰如此悲惨的结局。张庆华则说:“作为郑启兰的邻居,我要在此向大家发出警示:千万不能信‘法轮功’,以免步郑启兰的后尘。”

(责任编辑:徐虎)
相关阅读
近期热点
国际问题专家提醒澳政府莫让邪教左右对华关系
国际问题专家提醒澳政府莫让邪教左右对华关系
澳大利亚政府去年宣布成立、旨在增进两国关系的澳中关系国家基金会,因受“法轮功”邪教组织渗透和左右而备受诟病。
安徽叶集:借助“送戏下乡”平台  唱响反邪教之声
安徽叶集:借助“送戏下乡”平台 唱响反邪教之声
金秋十月,丹桂飘香。叶集区借助“送戏下乡”活动平台,有效做好结合文章,拉开了“防范邪教风险,共建平安叶集”反邪教宣传月...
老年邪教人员的“重阳劫”
老年邪教人员的“重阳劫”
重阳节,又称重九节、晒秋节、“踏秋”,是汉族的传统节日。庆祝重阳节一般会包括出游赏秋、登高远眺、观赏菊花、遍插茱萸、吃...
反邪教网站
重点新闻网站
国家机关网站
京ICP备17053351号京公网安备 1101080202446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