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载完结:脱离大纪元后 “我好像无法摆脱他们”

来源:中国反邪教网 作者:Oscar Schwartz 桑梓 王研 王亦烊(编译)
时间:2020年11月20日 14:27
下载

总标题:原雇员揭秘光怪陆离的“法轮功”媒体世界

核心提示:2020年10月23日,美国网络杂志The Atavist Magazine第108期发表作者奥斯卡·施瓦茨(Oscar Schwartz)长篇通讯文章《奇幻人生——布鲁克林有志诗人如何成为“法轮功”右翼媒体的工具》(Stranger Than Fiction--How an Aspiring Poet in Brooklyn Became a Tool in a Right-wing Propaganda Blitz Linked to Falun Gong),通过原《大纪元时报》新媒体写手史蒂文·柯莱特的视角,展现出一个光怪陆离的“法轮功”媒体内部情形:除了对信息控制、对编辑人员的剥削和精神禁锢、对政治特别是右冀政治的热衷和支持外,“法轮功”还深度利用其媒体介入美国党争,介入美国大选。全文两万余字,为便于阅读,中国反邪教网将其分成六个部分进行连载,每部分标题为译者所加。此为第六部分,《脱离大纪元后 “我好像无法摆脱他们”》。

(一)我的面试历程:大纪元成为支持特朗普的扩音器(点击进入)

  (二)周点击率达10万次 每月将得到2500美元报酬(点击进入)

(三)新闻理念相悖 但“这不过就是份糊口的工作”(点击进入)

  四)舆论导向发生明显变化 开始支持特朗普(点击进入)

  (五)一场无疾而终的恋情 不练“法轮功”就不能在一起(点击进入)

 原文配图

在读巴伦德·特哈尔的研究时,我感到了一种类似于柯莱特描述的感觉,即现实的摇摆。在我的报道中,事实的基石似乎出现了动摇,这已经不是第一次了。研究“法轮功”和《大纪元时报》就像拿着一个筛子。我觉得我的想法是正确的,但却发现了许许多多自相矛盾的信息,多到让我产生了怀疑。事实与意识形态的建构很难区分,层层的反转和迷思似乎无穷无尽。

我想要一个无可辩驳的事实来充实我的报道,不管它多么离题或荒诞。2020年6月下旬,一个周五晚上,柯莱特开着一辆深蓝色丰田塞纳车停在我的公寓大楼外。我坐在后面,把空纸板箱和咖啡杯推到一边。柯莱特把我介绍给他的女朋友艾莉儿(Arielle),她坐在副驾驶位。他为迟到而道歉。他刚刚下班,在布鲁克林附近运送药品,这是他今年年初为了赚点外快而找的工作。当新冠肺炎疫情在他服务的社区蔓延时,这份工作被认证为“必须的”工作(封城期间能继续开工的工作)。

新冠肺炎疫情大流行是《大纪元时报》的福音。当新冠病毒首次暴发时,该报加大了反华内容的力度。《大纪元时报》将新冠病毒污名化,是最早散布新冠阴谋论的媒体,宣称病毒是由武汉某研究实验室通过生物工程技术泄露的。今年4月,该报在油管的一个附属频道上发布了一部54分钟的纪录片,“揭露”了“病毒的起源”。它还制作了一份八页专版,并主动将其投递到美国、加拿大和澳大利亚的数万个信箱中。7月4日,《大纪元时报》决定发表一篇文章,宣传“法轮功”修炼作为一种缓解大流行压力的方法。

我和柯莱特在晚上通过电话,敲定了报道细节。他似乎对《大纪元时报》对大流行病的宣传和他在报社工作的影响不那么感兴趣,他更关心的是在新泽西是否真的有一处“法轮功”大院,那里住着超负荷工作的“法轮功”信徒。我在网上找到了一份自述,描述了为在《大纪元时报》工作的从业者提供的“宿舍”。我问柯莱特有没有办法确定盖娅住的旧公寓的位置。他隐约感觉到它就在泽西城的期刊广场附近。他还想到了一个主意:如果我们在曼哈顿的报社外面等着,当员工出来后,跟着他们回家,会怎么样?

这就是我们周五要做的事情。穿过布鲁克林大桥进入曼哈顿后,我们来到了唐人街的出口。柯莱特指着一个巨大的广告牌,上面画着一个女人在空中跳跃,她的腿呈一字马,与地面平行,白色的裙子在明亮的绿宝石阴影下呈扇形展开。广告牌上写着:“2020神韵,5000年文明的重生。”

“我好像无法摆脱他们,”柯莱特说。

我们认出了两名年轻的员工,他们都穿着米色的斜纹棉布裤和蓝色衬衫,脖子上挂着《大纪元时报》的颈带,从位于第28街和第7大道的报社办公室里走出来。我们跟着他们到了新泽西市。在霍博肯,我们看到他们走进了一栋三层的公寓楼。我检查了信箱上的名字,没有什么特别的。门外的一个纸板箱里放着十几本关于弗兰克·辛纳屈(Frank Sinatra,美国著名歌手、演员)的二手书,其中包括《他的路》,这是一本未经授权的传记,声称“从辛纳屈标志性的神话背后,揭露这位我们这个时代最著名也最难以琢磨的公众人物深藏不露的一面。”

如果《大纪元时报》有个大院住着他们的员工,那这个不是。

当我们开车回布鲁克林时,烟花在头顶上绽放。在过去的几个星期里,这里经历了一场无情的“炮火”袭击,每天晚上日落时分,五彩缤纷的爆炸就开始了,一直持续到清晨。一些纽约人对这些混乱感到沮丧,而另一些人则越来越多地从阴谋论的角度来猜测这些烟花的来历。

艾莉儿说,她在推特上看到,有一名男子开着白色SUV在社区里向孩子们分发烟花。引爆烟花的目的是造成混乱,并促使平民进入高度戒备状态,为即将到来的军事接管做准备。我保持沉默。柯莱特笑了。

“事到如今,”他说。“我相信任何事情。”

至少在某种程度上,我们很难不同情柯莱特的轻信。我们生活在一个万花筒般的信息源竞相吸引我们注意力的世界里,这使得真相看起来是相对的,而清醒时的生活感觉上像是一场认知的混战。新闻记者不知不觉地促进或产生了宣传。今年9月,有报道称,专门挑拨离间的俄罗斯互联网研究所雇佣了美国记者,向一个针对左倾网民的网站提供虚假信息。

信任在被侵蚀,矛盾情绪在飙升。对许多人来说,“寻找”正成为一种常态。对于像柯莱特这样的人来说,从责任、结果和事实中分离出来是一种防御机制。但这对于正义和道德信念的疑问意味着什么呢?它们常常被冷漠和消沉所冷落,无人回答。

最终的受益者是那些愿意操纵人们对现实的把握的空想家和妄自尊大的人,以及那些沾沾自喜的机会主义者。《大纪元时报》就是后者的一个例子:它利用特朗普主义,希望推广自己版本的真理和传统,并在“法轮功”与北京的信息战中打破力量平衡。

从某种意义上说,《大纪元时报》是成功的。《大纪元时报》与特朗普政府之间的关系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为融洽。它的记者在白宫的新闻发布会上,与其他极右冀媒体如“网关专家”(Gateway Pundit)和“一个美国新闻”(One America News)一样,得到了特殊的待遇。在“法轮功”长达数十年的“正法”中,没有什么比获得白宫的关注更令人瞩目的成功了。

到今年夏天结束时,一则收费广告承诺,每年只要77美元,《大纪元时报》的在线订户就能够从“少数几家真实报道唐纳德·特朗普总统的媒体之一”“获得其他媒体没有报道的真实新闻”。正如本文所述,该报经常会把支持特朗普的信息和反华的信息混在一起。其每日电子邮件通讯不止一次暗示,民主党总统候选人乔•拜登可能为了其家族的商业利益而与中国共产党结盟。与此同时,特朗普被描绘成致力于保护美国不受中国影响。(全文完)

原文网址:https://magazine.atavist.com/stranger-than-fiction-epoch-times-falun-gong-trump-election-2020

(责任编辑:徐虎)
近期热点
加拿大读者斥“法轮功”媒体造成社会分裂
加拿大读者斥“法轮功”媒体造成社会分裂
2020年11月19日,加拿大戈德里奇镇当地媒体“戈德里奇讯号星报”(Goderichsignalstar.com)发表一篇读者来信,读者L.M.麦克休...
福建梅列区开展反邪教宣传主题教育活动
福建梅列区开展反邪教宣传主题教育活动
随着现代新兴媒体的发展,邪教组织往往通过各种网络游戏、公众号,诱导正处在认知发展阶段的青少年。学校作为重要的教育阵地,...
敛财是邪教的一大特征
敛财是邪教的一大特征
美国邪教“科学教派”的邪教主L •罗恩•哈伯德曾说过:“宗教是一种最赚钱的方式,一本万利”。他这里所说的“宗教”应该是邪...
反邪教网站
重点新闻网站
国家机关网站
京ICP备17053351号京公网安备 11010802024465号